用名戶 密  碼 會員注冊 | 忘記密碼
·本站首頁 ·加入收藏 設為主頁

藝術家網絡大辭典

古代卷
  • 姓名:
  • 朝代:
  • 省份:
現代卷
  • 姓名:
  • 類別:
  • 省份:
中國國家藝術網 > 名家 > 收藏家 >收藏名家> 正文

阿閦佛像前合十(二):我是來認親人的

來源: 中國國家藝術網   2019/9/9   作者:劉鳳君   地點:北京

2002年7月16日,我和劉繼文乘機從濟南飛抵香港。一路上,我將哪塊小石頭放在手提包里,時不時摸一摸、看一看,還常念叨阿閦佛身頸部斷茬處的一些特點。越摸看、越念叨,對鑒定阿閦佛頭像越有信心。因為有這塊小石頭,我掌握了阿閦佛石像的基因密碼。時間過的真快,感覺還沒看小石頭幾次,飛機就降落在東方明珠大嶼山赤鱲角機場。

7月17日,我們參觀香港天壇大佛。近幾個月來,為了赴臺鑒定四門塔阿閦佛頭像,我經常細看臺北藝術大學林保堯教授寄我的阿閦佛頭像照片,無數次跑到四門塔內觀看分析其它三尊佛像,漸漸對佛像產生了一種特殊的神秘敬畏心情。不但為古代佛像藝術的精美、慧靈和神圣而銘心,而且還感到自己與佛結緣情深。現在又要赴臺鑒定四門塔阿閦佛頭像,一切惠在弘意巡禮的歲月福澤中。這次仰拜天壇大佛,佛像的尊嚴和悔賜我們的智慧與慈懷,妙諦永恒。天壇大佛神和阿閦佛像,皆為千古哲人。

18日上午11時,我們乘機到達臺北桃源機場。法鼓山文教基金會姚重志、賴沛琳、祁止戈和吳文成居士在機場迎接。見到居士們格外親切,圣嚴法師在四月給我的邀請函迎首稱:“劉教授鳳君居士鈞鑒”。圣嚴法師呼我“鳳君居士”,我非常高興。法鼓山文教基金會秘書長果肇法師告訴我:“師父很少稱別人為居士,他稱您居士,說明師父對您感情很好。”聽果肇法師這番話,感覺自己更深結佛緣,即愿把自己的號遂緣“神通居士”,因為四門塔阿閦佛像是供養人在神通寺的結緣功德。

我們高興的互相介紹和問候,賴沛琳居士突然躋身我跟前,雙手合十,紅暈細白橢圓臉的腮幫上天生迷人小酒窩,一雙美奐鳳形的眼睛含情神注,她唇未啟,已傳遞了深深祝福:“劉教授,我是法鼓山秘書。我看過對您的介紹,我崇拜您!師父(圣嚴法師)稱您居士,我雖小,可您得叫我師姐啊!”青春女孩一陣古箏韻律般的咯咯笑聲,溫馨了我們每個人的心底。

下午5時,我們到達臺北農禪寺接待室,法鼓山各部門的負責人都在等候我們。不一會兒,圣嚴法師走了進來。邊走邊說:“劉教授、劉主任我們等你們好久了!” 邊說邊伸出熱情的雙手。圣嚴法師傾生弘佛,高厚大德,是佛學大師和著名教育家。我們在教學研究過程中,常常談笑有鴻儒。今天迎面走來的大德鴻釋,弘風儒雅、氣惠神通。頓覺一股美善慈念沁心沖懷、心靈溪凈、真實不虛。

下午6時30分,圣嚴法師為我們舉行接風晚宴。可能遵佛教儀典,宴會共有13人,有圣嚴法師和我、劉繼文、吳文成、果肇法師、果賢法師和林保堯教授等。圣嚴法師主持,請我坐主賓。法師指著站在一邊的吳文成說:“吳居士,這件功德因你而起,你坐副賓陪劉教授。”聽圣嚴法師一說,我方明白四門塔阿閦佛頭像是吳文成義集其他4位居士,和惠解囊供養佛頭像上法鼓山。

賓客滿座,一杯激鼻濃香的草茶放到我面前。圣嚴法師笑著對我說:“劉教授,請嘗嘗我們法鼓山自己種的香草茶。” 香草茶的濃香吸引的我不顧燙手端杯暢飲一口,正想美美品享。圣嚴法師側身急切問:“劉教授,我們請你來鑒定一件我們都初步認為可能是你們四門塔的佛頭像,你明天就會見到。你怎樣鑒定?用什么方法來證明是四門塔的佛頭像呢?”

法師一問,雖然感覺突然,但不知什么力量注于我,腦清心靜,語出有神助,立刻回答:“法師,我們是來認親的,阿閦佛像就像我們的親人一樣,它的頭像丟失了,流落到臺灣寶島,法師您收容了它。丟失前我們常常看它,太熟悉了,只要一見到它,我們就會認得出來,我們都盼它早日回家!”

落住話音,我感到胸寬心亮、誠信厚力。阿閦佛頭像已遠游五載,游子思親,急盼與佛體合善,它大德同塵賜我慧敏靈語。每每想起和圣嚴法師的這次對話,總為自己與佛的深結緣、思逸神超而激動自豪,

圣嚴法師也為我如玉連珠的慧言妙語所感動。聽到“我們是來認親的,阿閦佛像就像我們的親人一樣 ,”立刻動情。因聽的認真,手中舉著的茶杯竟然忘記放下,聽完我回答,忽落茶杯發出碰的聲響。連連點頭說:“好!好!劉教授你是來認親的,明天你就會見到佛頭像,但愿它就是你的親人。如果是你的親人,我會親自把它送回去。”

聽到法師的誠諾至言,我感到圣嚴法師佛德宏廣、親切近人。我與法師的對話,贏得了在座所有人的贊語。大家都是炎黃子孫,一談到親人,都心心相印,融為一家。我來認親人,法師送親人,是晚宴始終的親熱話題,也是阿閦佛頭像回歸過程中最深情的發愿祝語和動人的親緣功德。

2002年7月18日晚宴(左起:吳文成、圣嚴法師、劉鳳君)

19日早8時,我們在果肇法師帶領下來到臺北中山精舍,果肇法師告訴我:“師父先做點事,一會過來。” 剛一進大廳,我一眼看到放在地上的佛頭像,走近一看,它就是我們的親人,是1997年四門塔丟失的哪件阿閦佛頭像。今晨殊緣,遠在異鄉寶島相見。手摸頭像眼唇,淚盈模糊,已不是信徒對佛像的神秘崇拜,是親人久別重逢時的擁抱;再摸頸部斷茬處,失職愧咎,痛心泫然淚下。

我和果肇法師及姚重志、賴沛琳居士等將佛頭像高放到一張桌上 ,兩家電視臺已架機準備全程錄像。果肇法師請我鑒定佛頭像,我往佛頭像跟前一站,在場的人都指著我好奇的笑了,笑得那樣的開心愜意,我有點不知所措。果肇法師笑著解釋:“大家都笑你長得和這尊佛的面相相似。”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大家都說我的長相和阿閦佛的面相親似。真是:念佛遂愿面相生,求圣回歸血緣親。

我拿出隨身帶去的小石頭與阿閦佛頭像進行反復比較、利用所掌握的一切資料進行全面對照分析,確認這尊佛頭像就是1997年濟南市神通寺四門塔內塔心柱東面阿閦佛的頭像,我當時宣布了這一鑒定結果。

 

2002年7月19日上午,劉鳳君在臺北中山精舍鑒定阿閦佛頭像并出具鑒定書

不一會,圣嚴法師來到鑒定現場。緊跨兩步站在阿閦佛頭像正前方,恭立向佛頭像合十。圣嚴法師的合十,功在佛規致遠中,神姿壯美,致意真誠。他雙腳開合有度,挺胸收腹,雙臂微微拓展,兩掌微虛合攏舉在胸的前上方,眼睛下視指尖。合掌心語后,大師再行五體投地跪拜大禮。圣嚴法師的合十跪拜恭敬標準,盡顯大師功德風范。

我經常回憶圣嚴法師的合十,有時在考察研究佛像的過程中模仿圣嚴法師的合十,體會到是一種功德修養、心靜向善的儀禮法規。合十就是和合法界于一心,人仰佛悔悟,禪心妙諦盡在心中;人與人相交合十,誠意祝福、互助共享,眾緣和合相生。

圣嚴法師跪起,轉身拉我走到阿閦佛頭像前,雙手慢慢做個摸佛頭像的動作,對我說:“他們跟我多次談這尊佛頭像,我認為和我的頭差不多大,今天見到了,原來比我的頭大多了。”法師以前不見阿閦佛頭像,因為時下仿假亂真,在專家還沒有明確鑒定為真品前,還是慎重不見。我經過認真鑒定,宣布是四門塔丟失的阿閦佛頭像,果肇法師電話告訴他,他進大廳便行拜佛大禮。

他高興地說:“劉教授,你見到親人了!”“是我們的親人,就是1997年我們丟失的阿閦佛頭像。”我邊說邊拿著小石頭告訴法師:“這是在四門塔附近找到的雕刻塔內佛像所用石材,和阿閦佛頭像的石材是一樣的。”圣嚴法師拿過小石塊和佛頭像頸部斷茬處認真比對了一會,對我說:“真是你們的佛頭像,是你們的親人,你把它領回去吧!”法師忽有所悟,回過頭對大家說:“劉教授鑒定是他們的親人,我要親自把它送回去!”

 

2002年7月19日上午,劉鳳君在臺北中山精舍和圣嚴法師(左)鑒定四門塔阿閦佛頭像

 

2002年7月19日上午,劉鳳君在臺北中山精舍鑒定四門塔阿閦佛頭像并出具鑒定書

10時50分,圣嚴法師請我作鑒定演講。我的演講長達25分鐘,主要從以下5個方面分析說明:

一、阿閦佛頭像的雕刻技法和比例結構等方面,都與四門塔現存阿閦佛身像一致,也與四門塔現存另外三尊佛像具有同一時代風格特點 。

二、佛頭像的石質與我們在四門塔附近采集的石塊樣本對比,在石質的堅硬程度、顏色、色斑、紋理以及白色金屬結晶等方面都完全一致。我們已驗證阿閦佛身像就是用這種石材雕刻的,現又證明阿閦佛頭像也是用這種石材雕刻的。

三、阿閦佛頭像表面風化程度和歷代所繪色彩的退化與脫落情形都是自然形成的,與四門塔阿閦佛身像的這種情況相一致。特別是佛頭像兩耳下垂的地方與佛身像頸部斷茬處的幾處水浸痕跡,上、下密切吻合。

四、阿閦佛頭像的頸部斷面周長和佛身像頸部斷面周長完全一樣。

五、阿閦佛頭像頸部被盜時的鋸痕與阿閦佛身像上的鋸痕,在位置、深淺和寬窄等方面都自然相和。

我又一次宣布:“這尊佛頭像就是1997年丟失的濟南神通寺四門塔內塔心柱東壁隋代阿閦佛的頭像。”

我的演講,幾次被熱烈的掌聲所激動。根據演講內容,我起草阿閦佛頭像“鑒定書”,林保堯教授、果肇法師和吳文成居士等同時閱稿。最后,我在阿閦佛頭像前舉行鑒定書簽名押印儀式。這是唯一的一份阿閦佛頭像的鑒定書,在佛頭像回歸過程中,起了重大和不可取代的作用。

 

2002年7月19日,劉鳳君出具的四門塔阿閦佛頭像鑒定書

 

2002年7月19日,劉鳳君在臺北中山精舍鑒定阿閦佛頭像時合影(左起:林寶堯、劉鳳君、圣嚴法師、劉繼文、吳文成)

20日早8時,我和山東省文物局由少平處長通電話,告訴他昨天鑒定佛頭像和出具鑒定書的事情,他很高興并祝賀我。 由少平畢業于山東大學歷史系(現歷史文化學院)中國史專業,他是我同系不同專業的學生。在阿閦佛頭像回歸過程中,對我支持很大,功莫大焉。

我們在臺灣的幾天時間里,法鼓山文教基金會照顧周全,先后安排我和劉繼文參觀臺北故宮博物院、到震旦文教基金集團觀看陳永泰董事長收藏的文物,還安排我在臺北師大和漢光書會演講青州佛像與漢代碑刻 。

22日下午3時,我們在果肇法師陪同下來到法鼓山圣嚴法師辦公室。一進門看到我帶來的哪塊小石頭放在辦公桌上。果肇法師對我說:“師父希望您在這塊石頭上題字,留給法鼓山做紀念好嗎?”我很高興答應,在石頭上題:“山東神通寺四門塔隋代佛像石料,劉鳳君敬贈,2002年7月22日。”不一會兒,圣嚴法師進來,拿起石塊指著大殿正中的供臺說:“劉教授,我們把阿閦佛頭像捐回四門塔后,我們就把您贈的這塊石頭供在這個臺上。”當時,聽到圣嚴法師的話只感覺他對這次鑒定的重視和滿意,對雕刻阿閦佛石料的尊重。回濟南后,王榮橋總經理為我接風祝賀,歡語暢飲一杯,高興的談起此事。“哎呀!劉教授弟弟不得了,你的大名和哪塊石頭被恭敬在佛堂供桌上,佛會保佑你啊!”聽王總一說,如圓美夢:刻名有緣感弘恩,留石無意供佛堂。

 

2002年7月22日,劉鳳君在小石頭上題字贈送法鼓山

圣嚴法師請我們坐下說:“我們要通過山東大學美術考古研究所把佛頭像送回四門塔,并希望與山東大學、神通寺等單位建立學術合作關系。在臺灣,佛頭像回歸工作我們負責,具體的事情果肇做,重要的事我出面。我們委托劉教授你繼續負責佛頭像的后續業務工作和這件事在大陸的協調與聯系工作。”

7月23日,我和劉繼文乘機經澳門回到濟南。圣嚴法師的囑托,我感覺巨石壓肩。應邀赴臺鑒定阿閦佛頭像是一個學者的學術活動,而阿閦佛頭像回歸是需要海峽兩岸共同努力的大事。我回濟南后向誰匯報呢?誰能接這個外軟內刺的彩球?圣嚴法師能否把佛頭像送回來?飛機在云層里穿翔,想來思去的腦海如云霧般迷茫。

作者:劉鳳君(山東大學教授、博導)

暫無留言:

留言內容: >>更多留言


本站藝術名家官網優惠搶駐中!

歡迎藝術名家注冊藝術家會員,開通自己的官網,上傳自己的佳作和內容。
QQ:271692909

《藝術家網絡大辭典》誠邀入編

《藝術家網絡大辭典》,可以刊登藝術名家生平簡介、代表作、目前市場行情、收藏潛力等
QQ:271692909

本站各省市代理商火熱加盟中!

要求:人品好,熱愛藝術事業,有一定的藝術圈人脈、懂經營管理的創業型人才優先。
QQ:271692909

推薦名家

夏洪林

宋建文

吳厚信

鐘文

印慈法師

崔如琢

謝天成

金永學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招聘服務| 投稿須知| 友情鏈接| 版權聲明| 網站調查| 證書信息查詢
qq欢乐斗地主安卓版下载